乌龟小说网提供夜血完结
乌龟小说网
乌龟小说网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竞技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姐弟之恋 高贵母亲 娉婷我妻 猎母日记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借种历程 妇科男医 谁在寂寞 雪月风花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乌龟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夜血  作者:风弄 书号:50332  时间:2021/4/12  字数:4350 
上一章   第42章 不灭神话(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封旗冲出,与帝朗司大军会合在一起。君王之姿,无双豪态。轰天的欢呼,带着帝朗司人的自豪响遍平原。忽然,高昂的男声穿越众人的呼唤。

  “封旗!”封旗震动一下,抱着夏尔忽然勒马,转过方向,对着夜寻。“夜寻,我们已平安,将剑放下。”封旗镇定地劝道。

  夏尔在封旗怀中张目,他受伤甚重,浑浑噩噩,忽睡忽醒,只感觉封旗紧紧搂抱着他前冲后挪,不曾放手。此刻发现前方的夜寻手中持剑对着膛,立即大震。这才知道为什么封旗可以带着自己逃出淙亢阵中。

  “夜寻!”夏尔美目猛睁,挣扎着要坐起,被封旗按在怀里。“放下剑吧…”封旗叹息。夜寻看看前后,两方大军不下数十万,涌涌立于平原。只要这个纠纷一解,立即就是血横飞的决战。封旗,夏尔,天梦…“要我放剑,有两个条件。”

  夜寻晶莹的眼睛环视一周,冷然道:“第一,双方罢兵,淙亢国退回故地,帝朗司不发追兵。”全军寂静。没有人愿远离儿,将性命留在沙场。

  “不行!”大吼的不是天梦,也不是封旗,居然是涨红脸的开龙:“那演水的仇怎么办?”双方刚刚稍微放松的兵器,立即又被紧紧攥在手中。天梦冷冷道:“走豹妄自发箭,重伤夜寻,已经被我处死。平等军屠营,是走豹擅自决定,我本待收复平等军为己用的。”

  走豹依仗自己的功绩,对身为王妃的天梦处处怠慢,此次不过给了天梦一个铲除他的借口。否则回到淙亢国本土,要杀他就更难。为了腹中儿子未来统一的王权,任何牺牲都是应该的。

  夜寻目视天梦,柔声道:“天梦,帝朗司军力强盛,封旗天生将帅之才,淙亢国是无法侵占帝朗司的,何必多伤人命,消耗淙亢的国力?”

  天梦低头不语,霍然转身对着淙亢国众人,高声问:“你们都听见了,你们决定如何?”她连问三声,全军静默,无人回答。天梦叹气,转头道:“你都看见了,淙亢国征战多年,兵士已经战心溃散,今天见了封旗的大军…”

  咬牙道:“好,我退。”回头目视淙亢士兵,居然脸上都隐隐带了即将回到故乡的喜意,不由叹息这数年的执着忍受。

  夜寻的目光移到封旗处:“封旗,淙亢国已经决定罢兵回乡,你呢?”封旗低头看看夏尔,抬头一笑:“如你所愿。”

  本来要决战的两方,居然肯和解,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却又实在荒唐得有理。这样的情形,怎么适合继续打下去?两军刚缓和下来的心还不及安抚,夜寻的声调忽然拔高:“第二…”

  若有感应般,封旗和怀中的夏尔,忽然紧张地睁大了眼睛。果然,夜寻缓缓开口:“从此以后,不许你两人再来找我,也不许你们派人打探我的下落。”

  夏尔嘶哑着开口:“夜寻,你要到哪里去?”“夜寻,刚刚舍你而取夏尔,是形势所迫,不要这样惩罚我!”封旗大吼,策马靠近。夜寻手中的剑一晃,忽然刺入三分。天梦惊呼一声,封旗生生勒马停下,不敢前行。

  “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夜寻轻问。“我…”封旗紧握缰绳,身形不断轻颤,边居然逸出鲜血。

  “答应。”回答夜寻的,是夏尔。封旗低头,对上夏尔悲伤的眼睛。“陛下说过,即使流泪,只要有陛下陪在身边,也是幸福。”夏尔咬牙道:“爱上两个人的罪,还是要赎的。”

  “爱上两个人,是罪么?”封旗深沉地望着夜寻,问:“夜寻,你真的要离开?宁愿一生痛苦,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心?”夜寻忽然剧烈地颤抖,用不成声的音调答道:“对,我要离开。”

  一生一世,不再被悲伤的感情左右。此刻,我的心还在潺潺血,为了你停止拥抱我,走向高台时的决断和刚毅。两双着心碎色彩的眼睛,齐齐向夜寻,如坚韧的网,将他瞬间包围起来。

  刹那间,居然能如此深刻地同时体会封旗和夏尔的失望悲伤。夜寻对这无声的‮磨折‬出忍耐不住的痛苦,摇晃着头大吼起来:“不要看我,你们走!快走!”过度的激动,使手中的剑失去平衡,在膛上划出更多的伤痕。

  封旗久久凝视着夜寻,由于用力而使抓着缰绳的手指清楚地现出关节。夏尔伸手,紧紧捏着封旗的前襟,道:“陛下,我们走!”最后的一个字,简直是从牙中艰难地挤出来般。

  “走?”封旗抱紧怀里的夏尔,长长叹气:“做错的事情,是永远不可以奢望原谅的,对么?”

  眼前,那曾在寝宫中哭叫挣扎的少年,已经长大成人。同时聪明的,用最‮忍残‬的方法报复了仇人。爱上人的心啊,是最容易碎的。怀里的,却是另一半的心。

  “我们走。”清冷的声音随着高举的手发出号令。帝朗司的众人仿佛也感应到王的落寞,无声地转身。手中的武器,已经低垂。

  他们伟大的王,保住了疆土,却失去了一半的生命。封旗!夏尔!看着他们转身,夜寻暗红的眼眸忽然转为惊人的紫

  岩浆一样的体冲击上口,带动身躯无法抑止的剧震,象生命中的所有被人在一刻中完全取走。不对!是我要离开他们的啊。不想这样继续下去痛苦的爱,痛苦的思念,痛苦的担忧和执着。

  我是爱着他们的,却已经不想再承受这样的痛苦。让我了断吧。紫眼眸怔怔望着远去的背影,忽然感觉喉咙一阵刺痛。两个有着血的联系的人终于离开,仿佛为了表示这悲壮的决裂,鲜血从夜寻的口中涌出,瞬间染红了前襟。

  一直强撑站立的身躯,终于摇晃着倒下。“夜寻!”天梦发出凄惨的哀叫,冲到夜寻身边。“夜寻?”听见天梦的哭叫,夏尔挣扎着在封旗怀里坐起,被封旗坚定地按下。夏尔担忧地抬头:“陛下?”

  封旗驾着马,直直望着前方:“不要回头。”按夜寻的意愿承受最痛的决定,也许,算了一种微小的补偿吧?狂风中,帝朗司的大军,远去…同,淙亢国大军,撤退…***淙亢国的侵略,已经成了往事,却带给帝朗司很大的改变。

  其中之一,就是在战后,封旗正式实现了各族平等的诺言,在朝廷和军队中开始重用他族有能力的年轻人。

  王宫中的男宠,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被全数放出。帝朗司比以前更富饶更令人向往。可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得出,他们伟大的王并不快乐,政务成为他逃避的工具。

  在没有公务处理时,封旗陛下会怔怔望着帝朗司湖。而俊美的,已经被封旗承认地位的夏尔将军,也面临同样的困扰。只有当他们拥抱在一起时,才能绽放出瞬间让人目眩的幸福,使旁观者也尝到甜蜜的滋味。

  但这样的时光总是消逝得很快,就象有某件难以说明的隐患藏在两人的心底,令他们无法将心灵沉浸在应得的快乐中。思念,成了一种‮磨折‬人的痛苦。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不是已经觉察到自己心中的爱了吗?”双手紧紧拥抱着夏尔,封旗喃喃自语。“就是因为‮实真‬地觉察,所以不能原谅自己吧。”封旗叹气:“真想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

  夏尔微笑着动银色的长发:“现在的夜寻,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人能欺负。陛下不必担心。”

  “夏尔,说了多少次,独处的时候叫我封旗。”“为什么不能叫陛下?我爱上的,是天下无敌的王。”封旗长臂一伸,扣住夏尔的:“有时候我真不懂,你是爱我,还是崇拜我。”

  “爱和崇拜可以并存吧,”夏尔靠在封旗肩上,眼里透出凝思的光:“就象我和夜寻,可以在陛下的心里并存一样。”同样尝试过紫眸之血的心渐渐靠在一起,以相同的频率跳动着。

  “你在思念他?”“你也在思念他。”“真想派人去打探他的消息,把他抓回来,用金子做的锁链紧紧绑起,永远不能离开。”

  “不愧是陛下啊,还是与从前无异。可惜我们答应了从此不再找他的。”“那是你答应了,我可没有。”夏尔笑容一滞,无声地别过头去。封旗惊觉,用糙的手掌‮摸抚‬夏尔的脸:“夏尔,是我失言。我知道,你和我一样痛苦…”

  “三人相爱的罪,要用多少痛苦偿还?”夏尔抬头盯着封旗,蓦然灿烂一笑,伸手搂住封旗的脖子道:“陛下,拥抱我吧,让我们一起下的汗水,呼唤夜寻。”

  毫不犹豫接收夏尔的邀请,封旗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在失去夜寻之外感觉到甜蜜的滋味,他索狂放地将夏尔打横抱起,长声笑道:“今夜我们就让帝朗司湖,倾听我们的思念吧。”

  豪气大发地移动脚步,跨向帝朗司湖的方向。晚风徐来,夜人…目光触及帝朗司湖缥缈的热雾,封旗全身大震,顿时动弹不得。躺在他臂中正微笑着享受难得一刻的夏尔机警地立即跳起。丹凤美目,立即在下一秒不敢置信地睁大。

  “夜寻?”长而细的手指,立即紧紧拽住自己的前襟,象要掩住自己要跳出膛的心。

  月光下,帝朗司湖不断散发一丝一丝梦般的热气,在这寂静的雾中,帝朗司湖的‮央中‬,此刻却隐约可见一个颀长的身影。水珠从黑色的发梢缓缓滴落,俊美的侧脸,仿佛水之神坻忽然降临。

  “夜寻?”连封旗也失去了一向的从容镇定,无法相信地瞪着前方。热血,骤然冲击上心头,如惊涛拍岸。奔腾着欢呼着的每一滴血,在五脏六腑中窜,向所有的一切用最狂烈的方式致敬。

  时间在最的一秒内,停顿了。仿佛经过了久远的年代,如石化的仙子得到重生般令人哭无泪的喜悦,水中的男子,终于静静转过头来,绝美容颜绽放出一个无与伦比的动人笑容。

  “我对自己说,如果你们今夜双双到帝朗司湖来,那么就证明上天要我们在一起。”封旗和夏尔犹惊呆当场,不敢稍微动弹,生怕将眼前美丽的梦境打碎。

  看见他们的反应,夜寻笑得更加灿烂:“我说了不许你们找我,可没有说我不能来找你们。”

  眼前笑颜如花,晃动在眼前。终于,封旗和夏尔双双大叫一声,扑入温热的湖水中,激动地搂住湖中比幻想更难以留下的身影。泪水,刹时朦了眼睛。同样的狂喜和伤痛后的感触,在三人心中掀起滔天大

  “你回来了!我的夜寻…”夏尔将夜寻百般怜爱地搂在怀里。封旗紧紧抿,大手一伸,将面前两人一同抱在臂中,再不肯放手。

  夜寻眼中晶亮,朝夏尔一笑,又抬头挑衅地看封旗一眼,最终红着脸低头,轻声道:“我发现,无尽的思念,比承认自己爱上不应该爱上两个人的痛苦,要难以忍受得多呢。”

  思念…“爱上两个人,是罪吗?”“即使是着眼泪赎罪,只要有你们在身边,也是幸福的吧?”带着承受上天惩罚的觉悟,互相依偎的三人,将成为帝朗司这片辽阔的‮陆大‬上,永远不灭的神话。

  (全文完)  Www.WuGuIXs.COM 
上一章   夜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无路可逃蔷薇调教老板紫御宫龙游江湖调教美少男驯养宠物情人阿涉暗香谍影(玉逆光而行朱小肥悲情史缱绻的天空囚鸟荆棘的归途深锁的温巢猎断的翅膀当顾惜朝遇到Cruel Sex Ty爱我就请离开
《夜血》是经典耽美小说类作品,夜血未删节第42章不灭神话全文完由网友提供;由作家风弄倾情所作;乌龟小说网提供夜血无广告免费阅读!尽力最快速更新夜血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